登攀,前方更見山外山(劉國琳)

摘要:大凌河,母親河,蒙古語為“敖木倫”,遼西最大的河流,遼寧省第三大河流。這河,流淌的是家鄉人的血汗和家鄉人的情懷。

登攀,前方更見山外山

文圖/文化信使 劉國琳(遼寧大連)

  停車走出王子山腳下的車場出口,過馬路,一片盛夏景致勾人眼簾。站在高高的護坡上,看凹地這片荷花池,長方形,三十多米寬,二三里地遠,鋪滿田田綠葉,點綴少許荷花,隱藏嫩嫩花蕾,晃動黃黃流蘇,顯擺圓圓蓮蓬,從南向北,直接遠方的玻璃棧道,有攝影愛好者和游客在拍照,蜻蜓時飛時落,進入畫面,做起免費麻豆(model模特)。

  往東走,進敖木倫濕地正門,一塊頑石,鐫刻名頭,站立綠草雜樹邊緣,像家鄉人的品性,實在、低調、耐勞、吃苦,堅韌。一條公路(建三線),三綹綠水,四甸草地,一圈楊柳由東而西,依偎王子山,簇擁二龍山,形成橢圓樣貌,像極凌河第一灣映像,大自然偉力的造化神功,令人嘆為觀止。

  我調整手機拍照水印功能,顯示今天是2019年7月5日,朝陽,陰雨,27℃。步入水上木棧道,曲曲折折,三百多米,不長,卻移步有景,岸邊蘆葦輕搖,水柳葳蕤,蒲棒張揚,綠意婆娑,波瀾不驚的七八十米寬水面上,一群白鵝、麻鴨,分成幾路橫隊,慢悠悠地在兩岸往返游動,撥開水面,蕩出漣漪,一幅清新雅致涼爽的盛夏戲水圖于無聲中畫就。前行楊柳遮地,蒿草沒人,密不透風,樹稍篩下幾縷陽光,風兒走過,灑下金黃的陽光,暖人。

  看林間路標,石板小徑通往游船碼頭、跑馬場、說法寺、花海、玻璃橋和動物區等景點。有蒙古長調穿林而來,尋聲覓跡,東邊農家院邊露天場地,一蒙古服飾打扮的漢子,陶醉在自我吟唱的音樂意境里,遠山近水縈繞了這原始的歌聲。

  我要攀登眼前這座二龍山。近年來,每次回家行車走建三線,都被這山光水色所吸引,它翩若飛龍,盤旋于大凌河畔,與王子山相對,蜿蜒曲折,山脊青石裸露,狀似龍脊,盤山水泥棧道沿分水嶺(脊骨)隨形依勢,向前延伸,夜晚璀璨燈光鑲嵌輪廓,更有飛龍欲升,一覽眾山小的況味。

  上午九點,我走出林中小路,上二龍山土石坡,坡度三四十度,百八十米,權當熱身,彎腰而行,右手側,一尊蒙古騎士跨戰馬,揮彎刀,全副鎧甲,奮勇沖鋒的雕塑收尾,高大底座方方正正,彰顯騎士勇往直前的氣魄。

  荊條長得勇毅,尖尖的葉片,開著成群的紫色和白色花朵,吸引著蜜蜂嗡嗡嚶嚶。仔細看,原來是從小就認識的老友,花竟這番異樣出彩,那一只只小紫蝴蝶模樣的花,成堆依偎,像是粉蝶扎堆吸水。成熟的種子,顆粒狀,放于一個淺淺小碗里,像蓮蓬,結實,使勁摳,才下來幾粒,花果相映,很好看。蟈蟈感知了山間的清風,炎熱,扯嗓子叫喚,悄悄接近,巡查,卻悄聲匿跡,無處追蹤,等你腳步走遠,它們又原地吱吱地唱,跟人藏貓貓呢。

  攀上水泥臺階,寬約二三米,棕紅色,綠山,清水,白巖,襯托著它分外醒目。爬過數百級,到第一個重檐涼亭,琉璃彩瓦,雕梁畫棟,六柱六角,各方通透,山風習習,身上的熱汗不一會兒被擦得干凈,眼光四處尋摸,已然身處塵外,坐山觀景了。

  登山的不多,身后六七十米有兩個年輕人,興奮地叫著,一會兒奔跑,一會兒蹦躍,抖擻著青春活力。不一會兒,沖上來,漫過我,那番生機勃勃,銳不可擋。

  青春可不是用來揮霍和張揚的。停歇一會兒,我一步一個腳印地往上走,腿肚子發酸發脹,喘氣急促,星汗微微,就擺個馬步,倚住欄桿,打量山谷,遠瞰西山間那縷黑紅色的土路,隱進梯田、果園,俯瞰腳下,濕地景區建筑層次分明,碧水繞行,綠野如毯,公路車行如蟻,攔河壩砥柱中流,采石場、缸窯場河水泥場刺眼。

  攀登千米外第二個涼亭臺階,欄桿寬度縮小,坡度更陡,膝蓋哆嗦,張口吸喘,汗水踴躍地走出來,癢癢臉,身上仿佛有蟲子往外爬。那兩個年輕人終于癱臥在路邊水泥寬椅上,不再熱鬧。想招呼他們起來一起爬,都張嘴倒氣,低頭擺手,說不出半句話。

  真陡,抓住一側欄桿,我走走停停。此時,正爬行于分水嶺上,這龍脊青石裸露,如刀似劍,白花花的線條,畫出了山外有山,龍旋天地,蛇走八荒的意境,伸展開長城般浩瀚偉岸,直通遠方的波瀾壯闊。

  幾乎是爬著轉過幾個直立的拐角,眼前一亮,終于到達第二座涼亭。登泰山而小魯,站得高,看得遠,豁然開朗。東顧,縣城輪廓分明,大凌河像哈達飄拂遠去,一條寬闊的黑色路面傍河行走,車輛穿梭,植樹的,河道上建設新景觀的,螞蟻般辛勤,喀左全域發展旅游的綠色思路顯現出來。再看腳下,敖木倫河湖、濕地、河中島、木棧道隱現于山光水色中,綠林擁河,碧水潤林,麗景映水的生態景觀,響應著對面王子山懸崖上,那大大的福字,紅得驚心動魄,勾畫著幸福美好的愿景。

  轉身再往上走,彎彎山路邊,擺置塑料大桶和水管,通往最頂端的在建項目,兩層,圓盤飛碟狀。再攀登三四百米,就到近前,腳手架已拆除,陡峭石壁鑿出的臺階,還沒上欄桿,兩個漢子肩膀扶定一米多長的短扁擔,兩頭系掛著繩索綁定的水泥和琉璃瓦,緩緩往前移動,那硬硬的扁擔彎成弓,那柔軟的肉身硬成橋,大號塑料水壺泡著紅得發黑的釅茶,不時停歇下來補充能量。

  致敬,挑山工,我的父老鄉親!贊佩,喀左人,我的兄弟姐妹!

  你們的堅韌是人世間最美的景色,你們的勞動是最亮的“網紅”。

  大凌河,母親河,蒙古語為“敖木倫”,遼西最大的河流,遼寧省第三大河流。這河,流淌的是家鄉人的血汗和家鄉人的情懷。

  返回山下停車場時,已是下午一點。開車回家路上,閃過一幅幅熟悉的鄉村景致。天氣預報預告的大暴雨,如期而至,天地蒼茫,煙雨朦朧,水洗的景物若隱若現。路邊停車,打著雙閃,看家鄉雨,咋也看不夠。心想,下次回來,還要看看更多的鄉情,沐浴清爽的溫泉。因為有童心、初心和本心,對家鄉的情懷才更深、更牢、更遠、更長!

  再見,我的家鄉!

小鏈接
  劉國琳,漢族,中共黨員,退休軍官,大學文化。遼寧省朝陽市喀左縣人,現居大連。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,赤峰作家協會理事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。發表新聞作品5000余篇,文學作品100余萬字,正式出版文學作品集《良民英雄》等。

[助編 繁花似錦  責編 雅賢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天津快乐十分快五复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