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也談死亡(包明利)

摘要:死是一件可怕的事,又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事。有一句玩笑話說得挺好,你肯定能活到死。怕不怕都得死,從出生的那天開始,死亡就是我們最后的歸途,所以只能珍惜路上的點點滴滴,再過得盡量有趣一點,當然這是我這種沒有理想的人的活法。如果想人生有更大的意義,那就得努力去拼搏。

也談死亡

文/文化信使 包明利(遼寧朝陽)

  死是一件可怕的事,又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事。有一句玩笑話說得挺好,你肯定能活到死。怕不怕都得死,從出生的那天開始,死亡就是我們最后的歸途,所以只能珍惜路上的點點滴滴,再過得盡量有趣一點,當然這是我這種沒有理想的人的活法。如果想人生有更大的意義,那就得努力去拼搏。

  沒有人不希望從生到死之間的距離長一點,但是這個距離誰都無法預知,也很難左右。

  隨著年齡的增長,對死亡越來越充滿了敬畏。年輕時的不怕死,其實很輕飄。不是真的不怕,是覺得離死很遠,以為來日方長,死是和自己無關的事。

  人生中經歷了太多的事情,發現死亡對一些人來說來日并不方長。朋友只有五十歲,事業風生水起,單身多年遇到了靈魂伴侶,滿臉都洋溢著幸福,一切都剛剛好。這樣天空晴好的日子才兩年,去年在一場車禍中夫妻同時離世,我為他們難過了很久,也重新思考死亡。有時不得不承認生死有命,因為天災人禍都是無法預知的,更是無法抗拒的。有的人四十多歲,人生就畫上了句號,有的人六十歲卻是第二個春天的開始。活到了一定的年齡越來越信命,越來越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左右著每個人的人生,越來越唯心。

  現代人在健康的情況下,有幾個人會在六十歲去安排自己的后事,應該沒有,因為現在的人更長壽了。活好了,六十歲的人生只是人生的三分之二。還有一個原因是潛意識中都不想也不肯面對死亡,雖然誰都知道明天和意外不一定哪一個先來。

  奶奶如果活著,現在已是一百一十歲了,五十歲的時候打了一個棺材放在院子的墻邊上。小時候看了很害怕,總以為那里面有死人,會跑著經過棺材。奶奶活到了八十八歲,她的棺材在院子里放了三十八年。

  不是你做了死的準備,死神就會來接你,死神最喜歡的是突然造訪。奶奶不識字,也怕死,但是她面對死亡的態度我很贊賞,她覺得哪一天死了都正常,所以提前做好準備。莊子面對死亡的態度更值得我們深思。

  莊子是超然物外的,他把死亡看得很淡。他的妻子死了,他不但沒有哭,反而敲著瓦盆唱歌。他的朋友前去吊喪看見后非常生氣。莊子認為人的生死就像是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一樣,循環往復,無有窮盡。若懂得了這個大自然循環往復的道理,就不會為逝者哀傷了。這是莊子的哲學理念。

  對于死亡,不僅莊子有那么豁達的心態,墨西哥的窮人也有。人死了,他們會慶祝。

  有香港“四大才子”之稱的蔡瀾講過一件事,他說他在墨西哥住過一年,那里的人會在死了人時才放煙花爆竹,平時的節日都不放。原因是很多人生活困苦,人均壽命很短。人很短命,活著的人跟死亡事件接觸的機會就多。于是,人們就想,既然必然會死亡,為什么不能把死亡變成一件快樂的事呢?于是,漸漸形成了很奇特的風俗:人死了,就去放鞭炮慶祝。

  我不覺得死是值得慶祝的一件事,沒那么超凡脫俗,只能努力地去看淡,依然覺得是件最最無奈的事。但是我覺得死了之后可以是件簡單的事,不需要墓地,不需要任何形式,骨灰可以撒在大凌河(如果不算污染水源的話,當然這是很早以前想過的,現在決定撒在鴨綠江)。不是模仿偉人,也不至于買不起墓地,就是覺得這樣簡單。我也和女兒說過,我老了時對我好點,死了就不需要任何顯得孝順的形式,也不用上墳燒紙,太麻煩,因為我覺得死了收不到。從這一點上來說,我還是唯物主義者。

  也和同事討論過這個話題,他們認為我的要求不但不是讓孩子省心,而是給他們添麻煩,輿論他們心理就承受不了。這么說也不無道理,因為一些越是無關的人越是喜歡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評論別人的行為,仿佛批評一下別人他們就高尚了一樣。

  關于死的話題可能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,因為任何一個切入點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。有人說把每一天都當成人生的最后一天來過,也許可以過好這一生。我想心態好的人可以。心態不好的,你說一想是最后一天了,只剩哭著留戀了,更沒心情享受生活了。那樣的人就假設還有一千年一萬年吧!這樣說像罵人,那就假設還有五百年!不管有多久,最終要面對的還是死亡。所以讀一下海德格爾“向死而生”的死亡哲學,也許就會不那么怕死了。

小鏈接

  包明利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,朝陽市作家協會會員。畢業于遼寧省大連市衛生學校醫學檢驗專業,現就職于朝陽市中心醫院生殖科男科實驗室。在《朝陽周刊》《演講與口才》等報刊及今日朝陽網發表過多篇文章。

[編輯 趙盼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天津快乐十分快五复式